看数字化转型,带给煤炭多少想象空间
2021/9/8 21:24:59     编辑:煤炭网

  “十四五”规划纲要中,首次以专章对数字化转型作出全面部署,将打造数字经济新优势,坚持新发展理念,营造良好数字生态,列为“十四五”时期目标任务之一。国务院国资委《关于加快推进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工作的通知》明确提出,以制造类、能源类、建筑类、服务类四大行业为重点,打造企业数字化转型示范。

这是CEO工程,不是CIO工程

日前,在重庆举办的2021智博会上,众多“黑科技”让人目不暇接:柔性生产线可零延时实现多类产品“混产”,网络货运平台实现车货在线对接,空气成像提词器在空中生成悬浮文字,智慧斑马线制止行人闯红灯……数字技术改造传统产业、改变日常生活的案例比比皆是。
“现在,越来越多的企业深切感受到数字化转型带来的显著优势,已不再踌躇于‘要不要’转型,而是更加深入地思考‘转什么’‘怎么转’。”在今年5月召开的首次煤炭企业数字化转型研讨会上,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信息化分会副会长陈养才作主旨报告时指出。
但《报告》同时指出,煤炭行业企业对于数字化转型的研究还不足,在推动数字化转型工作方面,只能说才刚刚起步。
中国煤炭科工集团党委书记、董事长胡善亭认为,数字化转型是利用“云大物移智链”等数字技术推动企业转变组织架构、商业模式、企业文化全方位的变革,是价值不断转移、再创造的过程,通过物理世界的数字化和数字世界的赋能化,实现数据驱动,打造数字生态,为客户创造更高价值。
“数字化转型的关键点在于转型,是包括管理模式、运营方式、决策机制在内的整体转型,而不是局部的。”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信息化分会秘书长王丹识指出,认为数字化转型就是搞智能化煤矿,这个认识是不准确的。
由中信联等单位制定的T/AIITRE 10001-2020《数字化转型 参考架构》标准指出,数字化转型的核心要义是,要将基于工业技术专业分工取得规模化效率的发展模式,逐步转变为基于信息技术赋能作用获取多样化效率的发展模式。
“这是一场自上而下的变革,是CEO工程,而不是CIO(首席信息官)工程。”山东能源集团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郭利波说,“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不仅仅是技术升级,一定不能陷入技术陷阱,认为技术升级就是数字化升级的全部。要打造技术与数字化运营体系、战略与数字化商业模式、人才与数字化组织能力的铁三角数字化模型。”
未来已来,无论定义是否还有争论,数字化转型已在路上。
内蒙古鄂尔多斯三同圆煤炭集运站应用了G7数字货运技术的无人值守磅房,平均每辆车过磅时间只有短短30秒,效率提升了5倍,同时实现了交易秒结,司机卸货后一出场,钱就到账了。
从生产运输到经营管理,煤炭企业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数字化应用场景。
换言之,数字化转型是一项涉及数据、技术、流程、组织等的复杂系统工程。在一个个数字化应用场景的背后,是“一张蓝图绘到底”的整体布局。
据国家能源集团信息化管理部副主任杜永胜介绍,为充分发挥一体化运营模式的整体竞争优势,该集团打造了基石项目(生产运营协同调度系统),覆盖800个生产运营单元,支持30个运营分析中心,具备数据集成、在线监视、运营计划、智能调度、统计分析和应急指挥六大业务功能。
中国煤炭科工集团作为公益类科技型央企,组建矿山大数据研究院等研究机构,搭建集成研发系统、实验室“一张网”管理数字化平台,将企业打造成为一体化方案服务商和数字化平台运营商。同时,该集团积极助力山西、陕西等地煤炭企业打造智慧矿山示范样板,包括为陕煤集团小保当智慧煤矿建设编制整体方案等。
其中,山西焦煤集团总部建成了“山西焦煤能源云”,开展了“两地三中心”建设,实现了本地应用系统双活和异地重要数据备份。开滦集团2019年“智慧开滦”方案确定了40项信息化、自动化建设项目。目前,开滦集团煤矿主要生产系统自动化率保持在85%以上。淮河能源集团与华为在企业数字化转型、煤矿智能化建设等领域展开全面合作。
“今年是‘十四五’开局之年,中央对国有企业高质量发展提出了更高要求。”王乐认为,要将数字化转型和国企改革结合起来推进,国企改革解决的是企业活力、体制机制束缚和创新动力不强等问题,数字化转型解决的是企业效率不高、创新手段不多等问题,二者有着深刻的内在联系。
转型难,数字化转型更难。麦肯锡报告指出,2016年企业数字化转型成功率仅为20%,目前在石油、汽车等传统行业中,数字化转型的成功率仅在4%至11%之间。
事实上,无论是技术、管理,还是数据、安全,数字化转型面对的困难很多。
应急管理部信息研究院信息技术研究所高级工程师王翀表示,当前,我国已建成矿山安全生产监测预警系统,截至目前,全国有3000余处煤矿的安全监控、人员定位和视频监控“三大系统”实现联网,基本实现生产建设煤矿联网全覆盖,“三大系统”数据全部接入,水害防治、冲击地压和重大设备三类数据正在接入。但由于数据广泛分布于煤矿生产、安全、管理等不同环节、系统,并且结构复杂,所采集数据规模大、质量比较低,缺乏智能分析和系统协同联动。
在进行数据管理的过程中,包括5G、云计算、区块链等在内的新技术得到运用。
信息安全是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又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:原来相互隔离的信息化系统被彻底打破,传统安全防护手段难以应对更加开放多元的应用场景,一旦发生网络攻击,将给企业带来巨大损失。
在我国,《数据安全法》自9月1日起施行,将为各行业数据安全提供监管依据。但确保企业数据安全,不仅需要国家加强法律法规监管,也需要企业利用技术手段建立有效的数据防泄漏体系。
任何改革都需要人、财、物支持。作为传统行业,煤炭企业数字化转型过程中,人才问题尤其突出。
据悉,面对数字化转型门槛高、费用高、周期长的普遍困惑,去年5月,国家发改委联合17个部门以及互联网、金融等145家单位,共同启动“数字化转型伙伴行动”,推出普惠性的“上云用数赋智”数字化转型服务。
尽管如此,业内人士也不建议煤炭企业在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,盲目去搞数字化。
《报告》则建议,未来煤炭企业数字化转型应做好以下重点工作:做好数字化转型顶层设计,完善数字化基础建设,突出抓好数据治理体系建设,将智能化建设纳入数字化转型整体当中,做好人才培养和储备工作等。

来源:中国煤炭报


版权所有:煤炭网 注册商标 任何单位个人不得侵犯
地址:北京市丰台区南四环128号诺德中心4号楼19层 
联系电话:010-51662488 传真:63330358
网站技术运营:中煤远大(北京)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
网站资质: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
京ICP证120289号  京ICP备14042684号-1  京公网安备:110106010109号-1